首頁 >文化 >華夏走筆 > 正文

我遇詩歌 我寫童謠

中華英才 作者:張慶和 2017-06-01 13:30

核心提示: 張慶和,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北京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常務理事、一級作家。

為表達真摯的情感讓我與詩歌相撞

44年前的初夏,我參軍第5年上第一次休探親假,路過北京時在二哥家小住幾日。那天傍晚,我正和二哥、二嫂在屋里閑聊,這時,隨著房門輕輕開啟,一位年輕貌美的姑娘挾著窗外一股洋槐花的香氣飄了進來??礃幼庸媚锱c哥嫂并不陌生,還沒有落座便問:這是他五叔吧?寒暄幾句后,家里又來了客人,姑娘便托辭到里屋和侄女說話去了。幾天后我如期歸隊,返回了青海高原,繼續履行軍務。三個月后,一天二哥來信,說還記得那天晚上問“這是他五叔”的那個姑娘嗎?她嫂子和你嫂子想給你們做媒,問我的意見。太好了,真是求之不得!趕緊寫回信答復吧。當然一時我也心存疑慮,如實相告:我在荒無人煙的高原,姑娘在繁華如涌的都市,這差別人家是否想過?一個月后,二哥又來信,并附姑娘的通信地址,還囑告:一般都是男方要主動些,你們就處處看吧。就這樣,一場馬拉松式的“寫戀愛”經歷就在我和那姑娘之間展開了。

隨著時光的流逝,我們那來來往往的信件也越來越頻繁,彼此愛意也越來越濃厚??蓪懼鴮懼杂X有點不對勁了,信上的話雖然已經拉近了兩顆年輕的心,甚至沒有了任何障礙,可又總感到那信是隔靴撓癢、紙上談兵,彼時是多么渴望兩人能見上一面,哪怕幾秒鐘也行。怎么辦?現實中短缺的,就去想往的“情境”里去尋找吧。于是,我的第一首愛情詩隆重誕生:

新月彎彎,

柳簾羞面,

湖邊,你手指絞弄柳葉,

“我們……”

話剛露頭,

又被兩片櫻唇兒咬斷。

踏踏踏……

你甩下個背影,

拉長我的視線。

從此,你身上,

就總纏著,

用我的目光鑄成的索鏈!

無疑,這完全是“實境”里沒有,卻在“情境”驅使下營造出的一種“虛境”。但“實境”的確又是一種真實存在,正是因了從“實境”這個潛在的“有”出發,通過展開想象的翅膀,首先營造“虛境”,而后再穿越“虛境”這座橋梁,達到了內心的那種“情境”。后來我就把這首詩取名為《索鏈》。

不敢說這首詩有多么好,但它的確拓展了我的思維空間:原來詩是可以這樣寫的,寫詩是能夠用來溫暖生活、撫慰心靈、交流情感的;繼而我又寫出了《沒有你的日子》《苦澀人的歌》《就因為有那樣一種心情》《月圓的時候》《我身旁流著一條小溪》等幾十首長長短短的情詩。需要說明的是,在“左”的思想堪如霧霾籠罩的那個年代,這類詩當時是根本不可能發表的。直到6年后的1981年,那首很“正經”的詩《我身旁流著一條小溪》經修剪后,在《鴨綠江》雜志才得以發表。隨著改革開放引向深入,幾年后我創作的其它情詩也陸續得以面世。

詩歌創作,豐富了我們來來往往的書信,也不斷加深著兩人的情誼。但“信戀”也如同面談一樣,有時也難免會有風有雨。一首《我知道》,盡管后來證明那只不過是我一個人的暗自戰斗,但我還是很珍視它的生成。

我知道/你不是那朵漂浮的云,/不會輕易成為誰的衣裙,/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你的饋贈,/更不是/隨手批發的零售商品。//你是,存放我心庫的一筆財富,/它將,同我的生命一起珍存。/盡管,我們是兩類不同的軀殼,/卻無法阻止,/我蓬勃的摯情向你飛奔。//我詛咒這無情無義的世界,/不該,你不該,/撕碎了美麗才許開心。/望著漫天流霞我大聲喝問:/為什么,為什么?/我不能飄成那一朵云。

說起寫詩有什么技巧,坦率地說還真的說不出,有很多寫法也只不過是經過了多讀、多察、多思、多寫,加之經驗的積累和領悟、熟能生巧而已。至于訣竅、技巧之類說法其實是并不存在的。但生活是基石,情志是靈魂,想象是翅膀,這些重要元素還是離不開的。比如當我和妻子結束了9年的牛郎織女生活終于團聚后,生成的那首《夏日小河邊》,正是“熟能生巧”所得,也是我比較中意、并引起朋友們關注的一首精短小詩。

那是一個溫馨的周日,雨后天氣晴和,我和妻子騎車來到郊外。拂柳斜陽,漣漪波光;頭頂的蟬聲,腳下的碧草,還有那條彎曲著伸向遠方的小路以及路旁嬌俏的野花……此時此境悠閑自得,應是生成詩意的最佳期。兩天后一首超短小詩流落我的筆端:

柳蔭鋸碎陽光

粉末滿河道飄蕩

誘惑在前方悄悄拐彎

蟬聲興沖沖織網

碧草欲挽留腳步

不小心驚動了芬芳

這時期,我已經能夠自覺調動起視覺、聽覺、觸覺、嗅覺、味覺等通感融入詩歌創作、表達情志,進而讓詩歌更加凝練和耐咀嚼、有味道。

2016年我僅僅發表了十幾首短詩,其中一首還算滿意,就是刊登在《中國紀檢監察報》副刊,后被收入《中國年度優秀詩歌2016年卷》(楊志學、唐詩主編,新華出版社出版)的《那一場雨》:

風兒似溫柔的手/輕撫云的秀發/云感動了/喜悅的淚滴滴答答//一場等待許久的雨/在期盼的日子里飄灑/直惹得無數春光/一陣嘁嘁喳喳——/是時候了/快醒醒吧/該發芽的發芽/想開花的開花/要追夢就甩開矯健的步伐//于是/一粒種子又一粒種子/悄悄出發/一片葉子又一片葉子/一天天長大/一只蜜蜂又一只蜜蜂/忘記了回家。

從字面看這首詩沒什么特別之處,好像就是在寫一場旱田逢甘霖的好雨。其實,寫這首詩時有個背景,就是聽了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之后而得?!吨v話》實在樸素,毫無官腔衙氣,講在理上,說在根上,內涵十分豐富。習總書記還坦誠地告訴大家,他年輕時就是一個喜歡讀文學作品的人,而且還很高興和文藝工作者交朋友,賈大山就是他十分喜歡和尊重的作家,以致兩人成為好朋友。這說明,領袖和普通人一樣,都有著共同的人間情感和心理需求,大家的心是相通的——老百姓喜歡的作品領袖也喜歡,老百姓厭惡的贗品,領袖也同樣厭惡。那些在文藝作品中調侃崇高、扭曲經典、顛覆歷史,丑化人民群眾和英雄人物,是非不分、善惡不辨、以丑為美、把作品當作追逐利益的搖錢樹,當作感官刺激的搖頭丸,脫離大眾、脫離現實的垃圾作品大家早就有目共睹,憤而指之。好風攜著潤雨來,激濁揚清正當時。這就是寫作《那一場雨》的心念。

知道了《那一場雨》的寫作前提,回頭再來看這首詩,感覺會有所不同:原來,寫詩不但要講究結構,要出意境,要為詩穿上美麗好看的衣服——語言,還要有個寫作的背景作為鋪墊。這樣,詩就有了分量,有了看頭。

懷揣詩心愛心童心擷取一串歌謠

早在寫詩之初,憑著一股癡情、熱勁,詩情不斷涌動,有時甚至一晚上就能寫出幾首,可見那詩的稚嫩,有時還不知天高地厚地拿給朋友看。朋友也常拿詩和我開玩笑:呵,老有少心呢。我并不在意這話是褒是貶,隨口就應:豈止“少心”,還有“童心”呢!

沒想到幾十年后,這“童心”二字還真被說中了。

7年前我的小外孫(乳名:團團)出生不久,我便退休在家,于是照顧、看護外孫子就成為了我退休生活的第一要事。外孫子很可愛,才幾個月似乎就能聽懂我的話。我給他讀兒歌,背唐詩,發現他喜歡聽時就用眼睛看著我,不喜歡時就把臉轉過去,這更增添了我和他交流的興趣。于是,不經意間萌動了要為他寫兒歌的念頭。

外孫似乎睡眠不太好,那就寫首兒歌哄他睡覺吧:

小團團睡覺覺/一覺睡到大清早/大清早天氣好/鳥兒唱花兒笑/還有蝴蝶在舞蹈/小草小草齊拍手/都夸團團好寶寶。

晚上他聽著兒歌入夢,清晨他望著窗外風景嬉笑,孩子在家人的呵護中快樂成長。一歲多了,帶他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一天我和他姥姥帶他去乘坐了一次公共汽車,也許是孩子第一次近距離地見到了那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沉靜的,喧嘩的;背包的,拎兜的,擠擠嚷嚷,好不熱鬧。這是一處什么天地呀!從孩子驚愣的眼神里,我似乎讀出了他的心情。是的,我們平民生活就是這樣,早晚都要去適應。一首專屬于他的兒歌有了:

小團團真可愛/拎著一個大口袋/裝蘋果裝香蕉/還裝蘿卜大白菜。

太陽落山了,月牙顯身了,小外孫眼望西天的景致十分開心,每每手指著那里總是讓我抱他向西向西再向西,一直走到月牙看不見了才肯回家。應該說,這首《小小月牙快長大》兒歌是外孫子啟發了我:

小月牙快長大/長成一個胖娃娃/學漢字背唐詩/唱著歌兒走天涯//小月牙笑哈哈/一天一天在長大/我們做個好朋友/拉起小手看晚霞。

每當望著小外孫在兒歌中進入夢鄉,繼續為他創作的念頭亦屢屢滋生。寫,要一直寫!后來,我把這三首兒歌稍加改動,不久便發表在了2012年5月30日《人民日報》的大地副刊上,并引來諸多轉貼。

孩子背誦兒歌的過程就是一個對其美育的過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可不要以為這只是大人們的事情。據我觀察,孩子從兩三歲起對美就有需要和追求了。兒歌《迎春花》的生成堪為一例:

迎春花像黃鴨/摟著枝條往上爬/雨來了它不怕/風來了笑哈哈/大家聚在春天里/歡歡喜喜過家家。

這最后兩句中的幾個字,如“在”、“歡歡喜喜”就是教外孫背誦時,按照他的原話由“會”和“歡歡樂樂”修改而來。為孩子寫作兒歌,教孩子背誦兒歌,還能培養孩子的想象力,這是我看在眼里想在心里的。

一天早晨外孫起床很早,見他對著窗外發呆,我問團團你在做什么呢?他說我給太陽化妝呢!這出乎意料的回答立即給了我寫作兒歌的沖動,一首《我給太陽化個妝》便很快成型:

清晨的太陽亮光光/圓圓的腦袋紅臉龐/太陽是個小可愛/我給太陽化個妝//畫縷小草做頭發/畫棵小樹做鼻梁/扁扁樹葉當眼眉/樹根是胡須/嘿/掛在太陽下巴上//再畫小鳥當耳朵/一邊一只要飛翔/果實給太陽做成嘴/還撅起小嘴直嘟囔/哼/只畫頭不畫腿/快快采下那片霞/給我做件云衣裳。

詩是什么,詩人為什么要寫詩?最后,我愿以自己存儲心底多年的一點感悟與大家共勉:詩,懸掛在人類臉頰的一顆淚珠;詩,建筑在心靈深處的一間暖屋;是風雪中搖曳枝頭的一束斑斕,是黑暗中難以排解的那份孤獨。

張慶和

共和國同齡人,祖居山東肥城,定居北京,部隊轉業后一直從事新聞工作。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北京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常務理事、一級作家。有多部作品被文摘類報刊轉載,并入選數百種圖書,或被譯成英、法文字出版發行國外?!肚捅谏夏强盟釛棙洹贰逗_?,望著浪花》《起點》《面對草地》《壩上月》《關于“水的職稱”說明書》等數十件詩文作品分別入選初中、高中學生升學“語文試卷”、畢業質檢試題、模擬試卷或中小學生“語文閱讀”教材等。出版詩集、散文集、兒歌集《靈笛》《寫作沒有技巧》《哄哄自己》《娃娃成長歌謠》《團團的故事》等文學專著十余部。

(2017.05.16 第10期)

上海二八杠报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