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華夏走筆 > 正文

藍帆的詩意世界

中華英才 作者:藍帆 2017-09-09 14:12

核心提示: 藍帆,本名劉燕。四川傳媒學院教授、碩導、教研所所長、語委辦主任、四川省誦讀藝術學會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

《時光的嘆詞》

時光一廂情愿地瘋跑,如野馬脫韁,累得日子喘著粗氣狂飚。假如洪荒決堤,突然天地崩潰,我凄美的閱歷被狂風掀翻,身單影只,愛心還會依然。

年齡的消費很緩慢,在我的白發中悠悠搖擺。留在眼角的細微末節,權且算為裝飾滄桑的花邊。

時光一寸寸逼近,財富無力大出大進,擔心被套牢。心在堅持保守型消費,讓面容在日子的打磨中緩慢折舊。差異無法贖職,只要在有風有雨的日子不氣餒,一直向前,生命中,一定有老比年輕還光鮮。我想發一個聲明廣而告之:從此我的心情與歲月無關,我愿同宿命為伍,所有的顛簸所有的刁鉆都來吧,我可以為你埋單。

青春,沒有血緣關系,連個招呼都不打就走,這沒什么可怕的。幾十年的歲月,積蓄多少陽氣支撐自信!禪宗把它叫精氣神,精氣神從不萎靡不振,它就是支配肉體的靈魂。

天命自在,你大可不必一腳門里一腳門外地盤算余生,揪著濃密的頭發和荒草PK。不敢說此生不老,即使老了,不還是行不更名作不改姓嘛!老了有什么慌張,你可以驕傲地說,我經歷了少年,青年,中年,老年,游歷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看遍風花雪月,嘗遍得失冷暖,行囊沉甸甸。路,不問長短,慢慢地輪回春夏秋冬,慢慢地領受苦辣酸甜。

前日夢魘造訪,與我對面,它說,假如人生過半,所有美好的存在都約等于負數。我心有不屑,充耳不聞,在屬于自己的賽道上跑著,踮著,笑著,興許和青春年少相比早已沒了風華正茂。不過,我愿意變幻文體,寫回文詩,并讓后面的筆畫比前面的香艷。

《萬語千言》

一股旋風把我從神山——長白山裹進夢里,那寬闊的嘴,以天池的姿態向我索愛,我把仰視的目光舉向它的肩,這種高攀足以抵達天高地遠。

斑斕多彩的植被是季節起承轉合的畫卷,一座山峰一部詩集挾風帶電,高揚你的詞根,為你遮擋侵襲的風沙。盤踞的威嚴鄭重,慈悲為懷,如禪宗久已通靈,打坐在天地間,我挨著你坐下,只求開智,一念成佛。

不知此時你是否想起我曾經的拜訪,今天,面對你綠色的火焰,切入骨髓的思念重新燃起,越近越懷想,只能把你化作數碼,打包裝進相機珍藏。以瀑布隱身的仙女,為示愛縱身投入乘嵯河的懷,飛濺的叮冬清脆,大珠小珠落玉盤;不用叮囑,它們就是為我留下的萬語千言。日子里繾綣的崇敬不會見異思遷;高高的白樺,巍巍的身材,長白山的威武有峰巒的佐證,史詩的氣概。

《相思從唐朝走來》

空氣,如清晨的湖面散發著金色的味道,大山沉思靜美。

零散的陽光自由自在,從樹的枝椏探出笑臉。

不經意間,一些感嘆詞落落大方,從我頭上方跳到眼前,我驚喜地拾起,相看兩不厭,捧在手里大聲地喊著:紅豆,你們是相思,從唐朝走來。

從那時起相思千年不散,摩詰的詩篇在隨月影徘徊。

斗轉星移,詞語們在相思樹的臂彎禪意溫婉,擁擠的抒情主人公紅豆們站在枝上爭先恐后地告白;字字珠璣,主語謂語賓語;合誦的都是定語狀語補語。

高高在上的作品層出不窮,背景音樂是花好月圓。詩在美中纏綿,我舉起酒杯斟滿七夕酒,敬嫦娥,吳剛,王維,蘇軾,還有敬慈眉善目的月下佬……多情讓我的浪漫心潮澎湃,悲喜難言;淚雨紛飛,把酒酹滔滔。

七夕既是中國的情人節,歸心似箭的一定是織女和牛郎,來吧,織女,你順著我的目光快快請來,今天,你已不用再以累得吱吱呀呀的機杼紡線,紅豆,那些紅顏知己,都已化為蠶,吐著綿綿長絲織錦袖舞翩然;失落的棉花早已索然離去,躲在天邊擦拭著瀟瀟相思淚。紅豆纖維不僅能織成布匹制作時裝,還能密密地編織穿越時空的遂道駕起心靈之橋,讓有情人凡世通靈,愛,不再山高水遠。

藍 帆

本名劉燕。四川傳媒學院教授、碩導、教研所所長、語委辦主任、四川省誦讀藝術學會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先后發表在《詩刊》《詩選刊》《星星》《四川文學》《鴨綠江》等。出版報告文學集《青山遮不住》《圣殿留痕》新詩集《夢雨情絲》《夢化蝶》《落雪有聲》等六部。

(2017.08.16 第16期)

上海二八杠报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