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華夏走筆 > 正文

雅俗共賞大家詩——張志民其人其詩淺析

中華英才 作者:趙國培 2017-09-09 14:14

核心提示: 張志民先生不是理論專家,盡管他有許多真知灼見,不僅現身于許多公開性的會議、論壇、筆會,也形成文字,見諸于報端、刊物乃至書籍。他是一位成就卓然的實踐家,是一位熱情洋溢的傳播者。

因為愛詩且又習詩的緣由,我讀詩略多。當代詩家的名字,能倒背如流地數出一串,薄薄厚厚的詩集,讀了不老少。而最崇敬、最珍重的,非張志民先生莫屬。在張志民先生晚年,我有幸時常得以登門拜訪,聆其教誨,獲益匪淺。因詩敬其人,因人而更喜其詩。無論何時何地,案頭床邊,總有一冊“張志民”相依相伴,常讀常新,不離不棄。思之悟之,百讀不厭。

還是十幾歲的孩子時,我就記住了張志民這個名字。當時初中語文課本中收入了他的組詩《公社一家人》,那鮮明生動的時代特色,那新穎活潑的形式,那自然質樸的語言,深深打動了我,我打心眼里崇拜上了他。但幼稚無知、孤陋寡聞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也是北京郊區的人,出生于大山深處——北京門頭溝區齋堂鎮張家溝村;不知道他12歲即投身行伍,曾是素有“儒將”美稱的肖克將軍的機要員;不知道他早在21歲時,即寫出了轟動解放區文壇的《死不著》,一舉成名天下盡知;共和國誕生后,他英姿勃發,筆耕不輟,開始了文學生涯的第一個黃金時代?!段餍屑粲啊贰渡缋锏娜宋铩贰秾④姾退膽瘃R》等詩集一時廣為流傳,好評如潮,在當代文學史上留下了重要一頁。

“文革”浩劫中,作家詩人紛紛遭難,文學園地荒蕪凋零。張志民僅僅因為時任公安部所屬的群眾出版社副總編輯,因而接觸到些上世紀40年代檔案資料,他竟被關進秦城監獄長達5年之久,詩人獨處一囚,受盡摧殘。即使在那樣惡劣的境況下,志民先生信念依然,詩興依然,在獄中吟詠了大量五言、七言絕句之類的詩篇,介于古典詩詞及民歌之間,亦莊亦諧,抒情言志。

十年浩劫后,他將這些心血之作憑記憶整理出來,結集為《自賞集》,面世后受到廣泛歡迎及熱烈推崇。我讀到過詞壇大家劉征先生的親筆信,對其盛譽有加:不少篇章稍許作些平仄韻律方面的藝術處理,即是十分難得的格律詩佳作。身陷監牢,詩心未泯。施暴者做夢也不會想到,施惡逞兇、暴虐橫行的后果,竟然是催生出詩的碩大豐盈!這也從另一角度辨證地印證了古往今來屢試不爽的規律:國家不幸詩家幸。盡管此“幸”于當事者(“詩家”)并不情愿且身不由己迫于無奈——可以想見,5年秦城獄災,多少身心磨難!

新時期以來,張志民先生寶刀不老,激情澎湃,詩情盎然,開始了文學生涯的又一黃金時代。一首首情真意切、動人心弦的詩篇,從全國許許多多報刊,大河奔騰般飛到廣大讀者眼前。書,一本本地出,除了數量居多的詩集,還有小說、散文、報告文學、電影文學劇本、評論、隨筆……許多讀者鐘愛他的文風,許多作者推崇他詩歌作品的特色,還有眾多詩歌愛好者奉他的詩觀作為自己的“創作指南”——詩要寫得雅俗共賞。要讓初通文墨者覺得不錯,大學教授也覺得有些意思……

從嚴格意義上說,張志民先生不是理論專家,盡管他有許多真知灼見,不僅現身于許多公開性的會議、論壇、筆會,也形成文字,見諸于報端、刊物乃至書籍(花山文藝出版社曾推出他的創作理論薈萃之作《文學筆記》)。他是一位成就卓然的實踐家,是一位熱情洋溢的傳播者。他身體力行,將自己的文學主張,腳踏實地落實到辛勤筆耕中。他是一位可親可近而又可欽可敬的耕耘者,“是詩林里的一棵大樹,根深葉茂(艾青語)”。面對各種詩風,各宗流派、各類思潮洶涌而來,他慷慨大度,寬厚從容,受到一致贊譽,他在詩壇有口皆碑,張志民曾任《詩刊》主編多年,盡職盡責,傾心竭力,是一名當之無愧的“掌門人”、好園丁。不薄名家,扶植新人,兼收并蓄,呵護百花。而他自己,則從古典詩詞的豐富寶庫里及祖國民歌的浩瀚海洋中汲取營養,熟練運用口語化的淺顯質樸的文字,創作出大量長短句式的新體詩,藝術特色無比鮮明。張志民的詩歌夾敘夾議,揮灑自如;自成一體,不拘一格;錯落有致,抑揚頓挫;朗朗上口,節奏明快;語言精練,詩句優美。尊重、稔熟民族與民間的他,不僅虛心學習與借鑒,同時又大膽而成功地予以革新和提高。在他的筆下,歌謠式的局促、呆板不見了,也告別了散文化的拖沓、冗長,他的風格是獨特的,也是鮮活的;他對新詩發展的貢獻是巨大的,也是永恒的。這一點,已成為詩壇廣泛一致的共識,并正在并長久地被公正的歷史與嚴峻的時間予以證實。

張志民先生的詩,充滿魅力,常令人一喟三嘆,回味無窮。諸如幾千年來中國農民災難深重,匯成多少部長篇巨制難以書盡:但張志民先生卻用“進了村子不用問,大小石頭都姓孫”(《死不著》)短短兩行14個字,就概括得淋漓盡致驚心動魄。

對近代名妓賽金花,歷來褒貶不一、莫衷一是。但張志民先生卻獨辟蹊徑,將其與“政治娼妓”類比,竟涇渭分明、美丑自見——“你不過是一抔被人踐踏的黃土,而他們則是一堆爛泥!”“假如紙錢真的能花,我愿給你燒上一個億!對他們,絕不給一分一厘!”(《寫給賽金花》)情感濃烈,擲地有聲。

對“歷代的權貴們”,志民先生冷眼相對,痛加鞭撻——“他們花一輩子功夫/把‘功名利祿’幾個字/練得龍飛鳳舞/而那個最簡單的‘人’字/卻大多是——缺少骨肉,歪歪斜斜……”(《“人”這個字》)何等犀利,何等暢快!

1998年4月,萬惡的癌魔奪去了這位詩壇大家、敦厚長者的寶貴生命及其手中的神來之筆,令人扼腕。八寶山殯儀館里,悼念人流如潮,挽聯花圈無數。許多散布在祖國各地的詩歌愛好者,紛紛趕來,見他最后一面,送上無盡的思念,表達由衷的敬意。斯人雖去,佳作依在。他的名字,永遠載入文學史冊;他的詩篇,亦將永久流傳。

趙國培

當代詩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1976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著有詩集《第一串腳印》《兩種顏色》《萬千氣象》,散文集《另一種風景》,在《詩刊》《北京文學》《北京日報》《文藝報》等報刊發表詩歌、散文等近千首(篇)。

上海二八杠报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