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華夏走筆 > 正文

黃葉村中紅樓情

中華英才 作者:崔墨卿 胡玉枝 2018-06-17 09:24

核心提示: 李明新,就是這樣一位有著深深的紅樓情懷的追夢人。她曾是黃葉村曹雪芹紀念館館長,人稱老村長。

北京香山植物園中的黃葉村,是曹雪芹著作《紅樓夢》的地方。

這里別具一格的房屋瓦舍,這里蜿蜒清幽的阡陌小徑,這里翠鳥啼鳴的茂竹修林,幽幽地散發著歷史沉積的墨香,也寄托了許許多多有著紅樓情懷的追夢人的情思。

671055
參加首圖講壇活動

李明新,就是這樣一位有著深深的紅樓情懷的追夢人。她曾是黃葉村曹雪芹紀念館館長,人稱老村長。從她的履歷不難看出,她一直工作在皇家園林中,這也讓她濡養了一些皇家的貴氣。當然更是她地地道道北京人的浸潤。

女人的美是由內而外的,所以盡管韶華已去,斑鬢滄桑,但那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優雅與雍容,是掩飾不住的,是可以直接感受到的。李明新就是這樣的女子,詩書氣華,還有那種知性與貴氣,在舉手抬足之間,自然流露出來。

有著這樣一顆柔軟的紅樓情懷的女子,為人為事,卻有著一個大男人的豪氣。李明新從一參加工作,就在曹雪芹紀念館,后來雖幾經調動,卻一直在皇家園林,從事行政職務,還是個政工師,但是這些并沒有影響她的文學情懷。幾經輾轉,還是回到了黃葉村,回到了曹雪芹紀念館,這或許就是她與曹雪芹,與《紅樓夢》的不解之緣吧。也因此成就了她的紅樓情懷,成就了她的紅學研究。

671056
在北京文藝廣播作專題訪談節目

一人一部《紅樓夢》,每個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紅樓情懷,都有自己喜歡和痛恨的人物,甚至會受其影響。時間久了,會不自覺地,將身邊的人和紅樓夢中的人物對應,從而找到打開心結的鑰匙,喜歡也罷,反感也罷。而李明新對《紅樓夢》里的人物,都喜歡,因為他們每一個都是活生生的,都像她身邊的人。

紅學界的老先生們說她性格像湘云,在做事的干練上,像王熙鳳?!都t樓夢》對李明新人生的影響和啟示,是讓她明了了“色空”。“人生著甚苦奔忙,盛宴華席終散場”。這個色空并不是消極的遁世,而是明白自己要什么。她要的是生命的快樂,以及堅持善良正直的做人。

與李明新相識已近40年了,她還是個青色的小丫頭的時候,就來到北京海淀文學組,參加文學活動。那時候,李明新很清秀,也很安靜,還有淡淡的憂傷,瘦小的身材,大大的眼睛,充滿了靈氣。那時她是個多愁善感的小姑娘,會莫名地為一些情景掉淚。下雨了會掉淚,落葉了會掉淚,很多情的,內心也很豐富。當時她的詩歌寫得很有韻味和靈氣,但她更喜歡散文,她覺得散文更能直接表達內心的情感和思想。

比如她的詩歌《花開物語》:花開時節/無語就是我的訴說!/既然陽光已經讀過,/春風又何必再來撕扯?/我愿化作只只彩蝶,/只落入我自己的心窩。/你,對,就是你,/你是我嗎?畫面里繽紛的花瓣,和色彩紛呈的虛緲,化作彩蝶,落進自己的心窩,那些花的物語,已成為她的訴說。最后一句反問,她已和那些花融為一體。整體詩很輕盈,也很小資,還有淡淡的憂傷。

再看她的另一首詩《出水芙蓉》:我伸出雙手,/想捧住你即將的墜落。/我拉緊心弦,/期待你靈魂的彈撥。/黛玉的裙裾在舞動清荷,/由色生空,/因空見色。別出新意的寫芙蓉出水后即將墜落的容顏,讓人心疼的墜落,那種心靈的相應,只能凌空意會。那芙蓉的清雋,是黛玉裙裾舞動的憂傷,是一切色空相隨的了悟。紅樓情懷隨處可見。

671057
參加會心讀書會活動

很難想象當初那個內向的,多愁善感的小丫頭,后來竟然那么潑辣干練,真的像王熙鳳一般,不知她經歷了怎樣的歷練。但她始終脫不掉湘云的心直口快,開朗豪爽,俏皮可愛,而又才情超逸,做起事來,一心一意的,不計自己的得失,別人看來有點傻,其實正是這樣的傻,才是最好的人性。當然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傻,會讓一些人認為可欺可耍,但了悟了“色空”的她,不計較地轉身而去,讓那些聰明人木呆而空落。

自從她重回曹雪芹紀念館當館長,嘁哩喀喳,幾斧子就將它的游客量,提升到北京除故宮和首都博物館外,排在第三位的博物館。她首先確定了發展方向——它是一座歷史文化名人博物館,它要發揮博物館的四個功能,即研究功能、展覽功能、收藏功能、社會教育功能。提高三個效益:社會效益、環境效益和經濟效益。

繼而她又進行了重新注冊;培訓講解員;建立資料研究室,設置專門的研究人員和資料管理人員;建立與紅學界的廣泛聯系;開辦面對社會的紅學講座;辟出一個主題展廳,等等一系列舉措。事實證明這些舉措,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幾個功能的發揮,讓這座小小的曹雪芹主題博物館在國內同主題博物館中脫穎而出。

之后,她又做了深層挖掘:將“曹雪芹西山傳說”成功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建立北京曹雪芹學會,任秘書長,并創辦了《曹雪芹研究》學術雜志,開創性地舉辦每年為期一個月的“曹雪芹文化藝術節”;成功舉辦的“大師與經典”國際論壇,等等工作,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得到了廣泛好評。

十幾年曹雪芹紀念館的工作,讓李明新更深刻地解讀了曹雪芹,更深地了解《紅樓夢》的內涵,讓她對《紅樓夢》有了自己獨特的見解。

她在《<紅樓夢>里的襲人》里,開篇便是:我很心疼《紅樓夢》里的襲人,盡管對她有好感的人不多。亮明觀點,與眾不同,接著又對令眾人反感的襲人的三次“死不得”,反問:可是我們為什么非要把襲人逼成“烈女”呢?她害過誰嗎?進而說襲人選擇活著,其實比死更難,而最讓她疼愛襲人的是:就是把蔣玉菡當作寶玉來侍候,但是我想她是不會當作寶玉來愛的。最后她說:襲人是個真誠的女子,她懂得生命的意義,她知道自己要什么?;蛟S這就是《紅樓夢》對她的人生啟示:明了了“色空”。這個色空并不是消極的遁世,而是明白自己要什么。

671058
走訪安徽宣城宣硯小鎮

看她的文字,能感受到她的心性,甚至言談舉止,就在字里行間。比如她的報告文學《不是事兒的大事》,開篇:“劉爽太逗了!他一張嘴,就樂了一片。有那么好笑嗎?有,聽他說話的腔調就逗,再看看他臉上完全看不出的表情,人就樂了。”一下就讓你看到,她說話時的語氣、神態,和她一臉燦爛的笑容。

而接下來的,讓你看到的是她的坦誠豪爽和大氣,“說實話,我知道我的任務是采訪劉爽,但是對劉爽是干什么的,為什么要采訪他,我是一無所知。等到劉爽念了一遍他的宣講稿,嘿,我發現原來這小哥們還真是個爺們!他為上海的一位六歲的小朋友捐獻了造血干細胞,拯救了一位小朋友的生命。但這事從他嘴里說出來,怎么就那么不是事,他帶著調侃,帶著自嘲,似乎還有點不著調,但確著實有幾處捅人淚點,還搞得我老淚縱橫的!于是,我開始認真看他的材料,重新審視剛才跟他交換的名片,哎呦,還真是個人物:……”

這筆法語氣,這純京味的口語,這灑脫與自嘲,要不是熟知李明新,一定以為這是個男人寫的。字里行間是不是有些史湘云的影子?是不是很有北京人的坦蕩——愛咋地咋地,姑奶奶就這樣?但她的寫作是很認真的,也是很真誠的。為了完成這篇稿子,她多次和她的采訪對象——劉爽交流,從不同角度感悟這個人物的內心世界,還查閱了大量的專業知識的資料。最后高質量地完成了這篇報告文學,也得到了各方面的認可和稱贊。

有時她還用散文的筆法寫報告文學,開拓一種新的寫作思路和手法。

她的整體寫作是用真情,傾心而做的,從中能讀出她的文學底蘊。她的散文《北京人的金魚情緣》《古寺寒梅 清韻幽長》《大覺寺感悟》《人文遺韻沃櫻花》等等,每一篇都會把所狀之物之景的來龍去脈,淵源出處、文史記載、故事傳說,很自然的娓娓道來,并無拖冗之感,其間穿插著她自己的思想情感。讀過之后,不僅長了知識,還長了見識,尤其北京特有的京味文化,令人回味思索。

她的語言流暢率真,不帶半點裝腔作勢,像她的《懷念易老》中,寫她沒有堅持易海云先生教授的修煉:雖然得了先生真傳,我也沒有堅持,因為天天上班,一堆雜事纏身,回家時已是條倒著氣的“狗”,怎么可能“致虛極,守靜篤”,當然更做不到“和其光,同其塵”了?,F在想來,這是沒有智慧的表現,悔不當初聽了先生的,定可事半功倍,節省些生命的筋力!很傳神地寫出了她的真實感受和遺憾。

《小可》中,她如此寫:對著小可,我經常發呆地想:我為什么是人,它為什么是狗。雖然這個問題一直沒有結論,但每次想過,我都會對它更好。這樣的癡想、癡問,也讓你一下聯想到史湘云的枉癡傻念,而且能讀到她那顆善良柔軟的心。

李明新的紅樓情懷,是滲透到骨子里的,她的了悟也最本真的。

在曹雪芹誕辰三百年之際,我們曾賦詩一首,贊譽李明新?! ?/p>

詩贈李明新

適值曹雪芹誕辰三百年之際,詩贈曾任曹雪芹紀念館館長、曹學會秘書長、戲稱黃葉村長的李明新。

生在西郊西子湖畔

長在西山黃葉邨

三十年與黃葉寺結伴

二十年與“悼紅軒”為鄰

看不盡繩床瓦灶的困頓

品不盡賒酒食粥的艱辛

觀不盡大觀園繁華盛世

賞不盡瀟湘館綠竹森森

他用一塊元寶石

演繹出紅樓一夢富貴如云

你用三間旗下老屋

重現他錚錚傲骨鶴立雞群

他為《石頭記》披閱十載

把一腔熱淚灑盡

你為黃葉村披肝瀝膽

任霜雪飛上兩鬢

林妹妹的一笑一顰

寶哥哥的爛漫純真

寶姐姐的利祿紅塵

鳳辣子的機關算盡

“葬花詞”的石破天驚

“好了歌”的醒世警人

都在黃葉里

留下千古不覺的余音

三百年前的曹雪芹

三百年后的李明新

他一生吟風詠月抒悲憤

你半世寫詩弄文頌乾坤

他讓《石頭記》芬芳一世

你讓《紅樓夢》享譽古今

你視他為人生知己

他視你為曠世知音

雖然一生從未謀面

卻有同一顆濟世的人心

崔墨卿

北京人。歷任北京市海淀區文聯副秘書長、秘書長。北京作協理事、詩歌創作委員會副主任,北京民研會理事。1964年開始發表作品。1997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詩集《霜天六重奏》(合作),《燃燒的楓情》《雨絲風片》《長歌短調》《詩里乾坤》等。作品獲1989、1994、1999、2004年北京文學優秀文學作品獎,北京慶祝建國45、50、55周年詩歌作品優秀獎,1998年《當代詩壇》東方杯銀獎。

胡玉枝

北京人,文學學士,北京作協會員。靜于蒼山一隅,在滿是禪意的阡陌上,用心靈之筆聆聽世界,抒寫人生。迄今已發表詩歌五百余首,多次獲獎,著有詩集《紫陌禪心》。

(2018.06.01 第11期)

上海二八杠报牌器